Home / 止凡 / 止凡:毛記的古惑數字

止凡:毛記的古惑數字

100毛上市,本來是三個窮小子發奮成功的故事,廢青至做老闆,再把公司搞上市,出人頭地,實在勵志。本來都替他們高興,不過看看整個事件,初初上市,被拒,再提上市,如此eager to be listed,好似有點不太對勁。

止凡

主要分享有關價值投資及財務自由相關知識。個人著作:《財富未來》、《財商有價》、《積財有技》等。

近日從網台聽到不錯的評論,節目請來一位退休人士作嘉賓談論分析,他退休前是經常處理公司上市的行內人,這令我也很有興趣看看毛毛的上市文件。大家可以一面看,一面對照他們的討論,學睇上市文件。

簡單的上市文件,也有不少值得注意的地方。例如於股息一項,公司於上市前已經決定了派特別息予股東,總數2200萬元。是否以派息來找數呢?這個金額很容易觸動監管機構去查。全家公司只得五千多萬,一上市就清空了這筆現金,真的空空如也,整家公司沒多少資產,就連寫字樓也沒有。

網台嘉賓指,一家公司,如果是真數,做實業賺真錢,搞上市當然無問題。但若為了上市而造數,要把盈利數字拼湊出來,這會非常辛苦。細心觀察一下,該公司確實有不少蛛絲馬跡。

看看上市文件,其收入主要有三項,第一項是數碼媒體服務,第二項是印刷,第三項是其他,包括做event、藝人管理之類。若以造數的角度看,尾兩項很難處理,因為它們有真實成本,而第一項就較容易拼湊,因為拍片宣傳,近乎無成本,賺多賺少,張單任你說。所以若老闆要把錢「泵」入去公司,造靚盤數,一定會多選第一項。

看數字,2015年第一項所得的收入,佔總收入不到六成,但到2017年3月,已經佔總收入近八成。再向後推止2017年3月後的8個月,更佔九成之多。收入結構如此轉變,可能事出必有因。

嘉賓分享經驗之談,為上市要湊數,最重要選取頭幾大客戶,因為行內人知道auditor會留意什麼,讓他們有數位正經客以作audit,這會容易過關。這些agent客會是大客,大客、正經客多不會與你配合,被查起來也讓整盤數「正經」得多。除了數位agent客外,一般會加入多點細客,即end user,頭幾大客戶以外的end user可以很散亂,讓人難以核查,數字可謂「任造」。

這個狀況都很似毛毛盤數,2017年end user多了很多,大客就一直只得幾個,銀行、電訊、食品,其他單就出到細細張。

毛毛收客戶的價錢比TVB高若干倍,其中一個銀行客,一張單收812萬元。大銀行應該不會配合亂來,這應該是實情,得到這單實在本事。另一個食品客為566萬元,兩個客加起來已經有千三萬元。2017年3月後的8個月總數有五千多萬,兩張客單已經佔去27%,頭六個客總二千多萬元,其他的客都可以是散客,可塑性高好多。

還有多個迷思仍想不通,除了上市所需成本外,上市後公司升價十倍,一隻主板殼值六七億,三位大股東合共持有67.5%,即身家多了四億元,若真的有莊家,為何會借錢幫他們上市,上市後只取回上市所需的成本這麼簡單?這公司是否在做實業呢?三位大股東是否當這生意是baby呢?一般老闆多會擔心公司業務,怕夥計不夠糧、怕成本太高之類,很少會在公司資很高的糧,更少有在公司「cap水」。

三位大股東,共收近4百萬年薪,當中徐生的fb page post一些廣告宣傳,原來一年賺一二百萬元,此乃不計入公司的「除外業務」。如此收入,似是在公司打工的CEO、執董多於真正的公司老闆。從薪金收入大概可窺視到老闆與打工的分別,大家值得想想,若毛毛內三位大股東不是老闆,哪老闆是誰?

該嘉賓從事上市事務多年,有一些感想。他覺得上市是一條不歸路,若正經做生意的公司,股票有股票炒,實業有實業做,這就無所謂。若要造數的,把公司造上市了,每年都要跑數、湊數,莊家老闆又給壓力,證監又會核查,洞越填越大,很辛苦。

加上上市受盡監管,其規條有如聖人。有特別賺錢方法的公司都不想上市,因為要把賺錢的方法公開,盈利又與人分享。還有,分析這家公司的資產,只得幾千萬元,當它是一隻殼來施財技的話不太方便。莊家操這隻殼可以怎樣做?最大機會是不停向下炒,cap水,一直跌,再合股,再跌。

此網台嘉賓所言未知是真是假,大部分是一些真實數字配合個人估計,但由於他處理這類上市動作多年,說起來就好像有一對「法眼」,一些不起眼的數字原來有機會暗藏意思,長知識了。

本文經編輯修改,原文請點擊:https://goo.gl/8uJszo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