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股票投資 / 胡孟青:逃生門不常開

胡孟青:逃生門不常開

秋風起,淡友肥。全球市場是否再刮起大風,近期已是有目共睹。全球經濟未致於糟透,儘管部份市場趨勢明顯向下,但整體表現其實跟市場年初預測尚未有太大距離。經濟及盈利的不確定性較易掌握,但當叠加政治因素抬頭,導致市場的可閱讀及能見度越來越低,投資者只會避開最受影響的市場。

胡孟青

獨立評論員,有「股壇小辣椒」之稱,擁有超過十六年證券研究分析經驗和超過六年財產保險基金投資管理經驗。著有《估市不如練功》。

美股上升,已經跟區內市場毫無關係。首先,機構大戶自年初以來的貿易戰,及阿根廷及土耳其等二線新興市場風暴,已經對增長潛力四個字變得有所保留。其次,既然美國企業盈利仍強,經濟最少相對地好,昂貴是事實,但投資者亦別無選擇。可以說,當機構大戶將全球股票組合調整至減磅級別,或美國經濟明顯走樣,美股升勢才會告終,但到時新興市場股票表現隨時會更糟透。

美國中期選舉已屆倒數,原本一個毫不受市場重視的事項,忽然成為了全球投資市場最大變數,因為關乎了特朗普政治命運。可是,從其副手彭斯近期一篇發言,白宮或特朗普本身似乎悉心部署,用意無非在於表明,就算彭斯坐正,美國對華強硬立場相當貫徹。白宮的宣傳機器已經開動,部份友好媒體近期已經接連專題報道,題材已並再再是美國對中國新增關稅計劃,而是詳細披露及引述事例,力證中國偷取美國高新技術證據確鑿。美國現在槍口對準一個敵人,製造矛盾,中國固然會以牙還牙,另類新冷戰時代一旦開始,並非全球福份,尤其是本港。

貿易戰拖累區內供應鏈,美元、美債走勢,令區內資金流及融資成本亦一併受累。近期債息上升導致市場震盪,純粹陰謀論的話,最少產生三大疑問;首先,為什麼聯儲局主席在公開場合對經濟及息口走勢的表態,較之不久前議息後的表述,在短時間內有重大變化,變得更樂觀,更傾向收緊?其次是債市當日變動之大,有部份分析認為是資金重新配置有關,但難道市場的風險系數比之前為低?最後是油價走勢,近期持續被人為地利用供應因素推高,而油價上升勢必令到區內進口國經常帳逆差有惡化風險,而基於部份國家有提供補貼,財政狀況一併轉壞,最後是貨幣向下壓力加劇。印度未有一如預期加息,已表達出新興市場開始陷入兩難。目前,外界共識成然是,貿易戰一旦緩和,及美國利率或美債債息走勢一旦有跡象見頂,會為區內再注入動力。這個想法合理,但亦意味區內市場已毫無主動權可言。

踏入十月中,內地又鬧著要救市、要撐經濟,尤其A股情況,上證指數比溶斷底更加之低,市場走勢加速了悲觀預期,全方位托市似乎已變得別無它選。不能否認的是,內地有國家企業、有保險資金、證券公司亦隨時候命,總之大堆資金有需要時會出動,內地當局要將指數承托至某水平,或提升市場氣氛,都是殊不困難,。問題仍然在於,有留意內地經濟周期及市場走勢的都會承認,解決了今次問題又如何?內地是否仍然離不開兩、三年要一小救、之後好幾年要一大救的慣性格局。

說得白一點,總動員買了時間,但買來的時間,老是未能根治內地長年累月由信貸堆砌而成的經濟增長與盈利所衍生出來的後遺症。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