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股票投資 / 胡孟青:在政治市中上下其手

胡孟青:在政治市中上下其手

油價為什麼在短時間內由上升,變為急速步入熊市?英國脫歐最終怎麼樣?默克爾影響力大不如前下,意大利預算案問題,會否令歐盟面對新一輪危機?當然,還有中美元首會面之後的變數?上述都是影響市場表現的重要事情,但正如對沖基金界的Ray Dalio所分析,踏入近年政治因素左右全球金融市場不斷增加,白一點就是政治已超出基本因素。

胡孟青

獨立評論員,有「股壇小辣椒」之稱,擁有超過十六年證券研究分析經驗和超過六年財產保險基金投資管理經驗。著有《估市不如練功》。

好幾個耳熟能詳因素,既然能否製造市場波幅,於是市場被報道標題徹底影響,近幾個月稍有一、兩篇有關中美的報道,大家都已經領教過。

老實,政治門外漢就是門外漢,日日要應酬回答市況走勢、招呼日日如是的市升抑或市跌問題,現在環境來看,我們都不其然在不知不覺情況下政治分析家上身,難道股評人真是認知萬能,什麼也曉、什麼也會懂?分析事態已夠困難,更何況現時市面需求,或者是長年累月所造成,就是祟拜有預知未來的能力、而從來未有過認真了解對與錯之間牽涉的推論。

政治市要政治專家,基辛格一定比華爾街任何一名頂尖投資高手價值千金。一個影響美國大半世紀外交哲學,冷戰是他手筆、當年中美建交他是主要骨幹人物。看看早前他在新加坡出席一個投資高峰會,論及中美,全球主要媒體都大篇幅報道,唯獨本港只顧騰訊升與跌。

中美元首會面越近,越多好壞消息兩面滲透,信特朗普誠心誠意,會鎖定一份協議的同時,奈何其副手彭斯卻拋出中美冷戰論,揚言決定權一切在中國。關稅始終事少,美國要中國變,涉及不限於經貿關係,而更包括政治、外交、大國戰略的調整。白一點,美國對華政策,已由大原則共識下容許有分歧,變成為了中國要服從美國自行定下的一套框架。

政治不確定因素,碰巧是美國經濟有見頂跡象,壓力落在聯儲局身上。特朗普三番四次批評聯儲局加息,甚至更傳他埋怨財長推薦一位不斷加息的聯儲局主席,配合近日市場走勢,某程度上是政商合演的一場反加息大行動,甚至連十二月加息也想叫停。美國幾間大行有關明年再加息四次的預測,觀乎現時經濟表現,基本上是毫無可能。惟在政治壓力滲透下,聯儲局要明確修訂加息次數指引,理據似乎要更加充份,以展示獨立性。看來,在兩面不討好情況下,鮑爾威最想是經濟數據、或股市表現急速向下,屆時決定就非常容易了。

遇上波動市,應該靈活變陣,今年最賺錢的是懂得利用市況炒波幅的一羣,不少交易員今年花紅爆晒錶,皆源終懂得上下其手。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