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股票投資 / 胡孟青:中美兩國終局之戰

胡孟青:中美兩國終局之戰

大戰一觸即發,在於一念之間,隨時鑄成更壞後果,特朗普身邊的鷹派及極右派抬頭,將原本已是狂妄自大的總統,推向得更加瘋狂,而中國的發展帶來自信,或是是連香港特首都噏的內地用語「底氣」,在貿易戰已提升至民族尊嚴的前題下,立場越來越強硬。根本雙方暫時是毫無退讓餘地,期望G20期間兩國元首會面之後來個大和解,似乎不宜寄予厚望,現在看來會否單獨見面也會成疑。

胡孟青

獨立評論員,有「股壇小辣椒」之稱,擁有超過十六年證券研究分析經驗和超過六年財產保險基金投資管理經驗。著有《估市不如練功》。

美國橋水對沖基金創辦人戴利歐說得坦白,用貿易戰形容中美現時情況是徹底錯誤,因為現在兩國的博弈根本是意識形態衝突。過去幾百年,全球由白人主導,基督教、天主教是核心,經長期發展亦形成了西方所謂的普世價值。中國近二十年的冒起,種族、膚色、價值觀及制度全部與之格格不入,西方未能進步,東方卻不斷躍起,出問題是遲早的事情。

大國角力,誰來付鈔?無論特朗普政府抑或中國,都說得沒有錯,貿易戰是有能力應付。美國有的是金融市場話事權,必要時又可以重啟印鈔機,在企業回購不斷情況下,某程度上等同於中央銀行在買股票。至於中國,幾十年來的由上而下國家經濟機器運作成熟,控制預期更比美國為之強,十三億以上人口,每人每日若在中央政策鼓勵下多消費十元,數字上也非常可觀。可是,數字及市場表現的比拚,代價是本身的結構性問題更快暴露;美國已債台高築,金融市場再任由流動性氾濫,風險極高。內地同樣處於高槓桿水平,外貿受敵,要推動內部消費,到頭來又搞個大泡沫。當然,還有七百多萬的港人,長期以來單邊依賴金融業,現在主導權正正是主宰市場的外資機構大戶,稍為打句開口牌話要撤資、遷離在港亞太總部,也足夠糟糕得很了。

先口角繼而動武,有讀歷史都知,分歧越大,武力解決機會亦變得更高。中美跟以往不同,前者一直認為忍讓了幾十年,後者的國力冒起,兩國同樣對於調節市場駕輕就熟。或者,正正因為大家都有條件在打貿易戰期間,尚且有條件可以砌好經濟,造高市場,尋求妥協的迫切性亦變相減少。所以,期望兩國接受共贏,大前題是經濟及股市都要大跌,兩地以至全球市場恐慌升級。

股市被折騰,意料之內,全球股票資金出現大規模外流,債市繼續成為資金追捧對象。自零八年至今,市場由經濟及盈利主導的日子已變了質;若干年前左右大局的是聯儲局、繼而是歐債危機、踏入去年起貿易戰抬頭並火速成為控制全球市場情緒的首要因素,筆者不得不承認,最初也遠遠低估了其影響力。

相比起聯儲局政策及歐債危機問題,貿易戰令市場更被政治化、到近期根本是進一步涉及人為操控成份。特朗普揀中時辰發帖文,貿易戰的正面字眼在美股時段登出,負面內容卻選在美國股市收市後發佈,如果有一個國際中立而又權威的投訴造市機制的話,他根本已需要被查。至於內地,雖用國家隊資金撐市,但至少在訊息發佈上尚算有規有舉,在重大表態上大致點到即止,避免令市場火上加油或恐慌升級,相比之下,美國實在太過爛仔行為了。

市場完全是Event driven,既然中美不單止沒有協議,在臨門一腳反而再加關稅,根本就是鬧翻。多間外資大行都有不同估算,平均估計區內股市要調整百分之六至一成左右,估值要回到去年貿易戰升溫時左右水平。撇除預測的幅度,大行推斷不無道理,皆因近幾個月市場升勢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貿易問題獲得解決的憧憬,造就溢價提升,既然消失了,就要扣減溢價、甚至打回原形。不過,在一個人為操控因素抬頭的市場環境,任何客觀分析都難有準確可言,長官意志決定一切,要升要跌,就如電影中的狂人,哈哈哈!隨時按其人當時意願去按鈕一樣。

五窮、六絕、到七翻身?信者有,不信者無。可以預期,由於幾個月前的樂觀假設又再不成立,跟去年底的悲觀假設未有兌現一樣,分析界勢必再調整對中港股市的估值及目標預測。巧合在於,摩指月底正式再加A股比重,難得降降評級,亦為一直無意被動加倉A股的外資機構大戶來一個解困,鬆了口氣。誠然,人為操控市況下,股市已失控,大市機會或有限,但玩弄市場預期,故意舞高又弄低變得頻密,以為一切盡在掌握中,卻可能已暗自墮入玩出火的伏線。以香港的政治、經濟環境,假如香港被綑綁在一起,一旦評級機構考慮調低香港評級,即使只是「考慮」,因香港經濟增長已跌至0.5%,亦足以可大可小,尤其當美國不斷出招,投資者現階段最可取策略是 All You Can Short,待日月無光、大行如夢初醒轉淡之際,最低限度趁G20開會臨近前即6月28、29日前睇位食糊,因回補空倉的力量也可以很強大。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