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張化橋 / 張化橋:發牌監管窒礙小額貸款業發展

張化橋:發牌監管窒礙小額貸款業發展

張化橋

被譽為「最佳中國分析師」及「民企之父」,現任中國支付通董事長,曾在瑞士銀行工作11年,主要擔任中國研究部主管和投資銀行部中國區副主管。1986-1989年間,亦曾於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工作。

2012年,全國各地政府頒發的小額貸款牌照為15000多張,達到歷史最高水準。可是很多公司拿到牌照後,還沒來得及正式開張,行業形勢就急轉直下了。幾乎每家公司都夢想最終能升級為當地村鎮銀行,但這種激情僅僅持續了一兩年。鋪天蓋地的壞賬粉碎了小額貸款行業的美夢。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放棄了。一些小額貸款公司「鍥而不捨」,拒絕註銷壞賬。

兩年後,大家發現即使獲得了村鎮銀行牌照有怎麼樣?許多村鎮銀行也陷入了泥潭:壞賬和規模不經濟正在折磨他們。2015年,整個小額貸款行業滑倒了一片低迷,死寂。

然而,新希望又出現了:互聯網小額貸款公司牌照申請開始走熱了!這似乎成了大家的救命稻草。但不幸的是,又過了三年,許多「升級」為互聯網小額貸款的公司並沒有在業務上獲得實質性的好轉。這些公司本來就不具備互聯網基因和小額貸款基因,其實業務仍然是老一套:大額抵押貸款。

網路小貸公司現在全國大約200家。好笑的是:大部分有牌照的公司並無互聯網基因,而那些業內金融科技的豪傑們基本上都沒有牌照,也無望拿到牌照。原因是⋯⋯你知道的。只要你執行發牌制度,就必然出現目前的好笑狀態。為甚麼?因為這是咱們中國的特色。另外,目前咱們的網路小貸公司的監管制度是從十分荒唐的傳統小貸的監管制度演變而來。雖經演變,依然捆手捆腳,事實上是無法運營的,無法賺錢的(趣店例外)。

某互聯網小貸公司的CEO私下裡說,這個牌照適合於裱一下,掛在牆上,以示訪客,但是不適合用來做業務。要做業務,還得通過信託通道,或者助貸方式,委貸,或者別的路子。

我和江西省小額貸款行業協會的主席夏明就此進行了討論,該協會有200 多家的公司成員。夏明早年在中國農業銀行工作。八年前,他辭去了國企工作,投身混亂的小額貸款行業。他的創業激情最終也被監管負擔、行業混亂和壞賬等消磨得差不多了。2011年到2012年,我多次拜訪夏明,希望和他聯合收購一組江西省的小額貸款公司,然後到香港上市。但是,監管障礙實在太多,我們最終不得不放棄。也有一些其他省份的小額貸款公司成功上市了,比如重慶的瀚華(03903.HK)和江蘇的匯融(01290.HK),但他們的估值都很低,這要歸

咎於公司壞賬、監管規定太嚴和不太靈活的商業模式。

 

想知道中國的金融科技如何影響銀行業發展,歡迎到天窗網上書店購買張化橋新作《擁抱次貸──金融科技 化解中國危局》:http://bit.ly/2EbPWwn(電子書試讀:http://bit.ly/2qAjthq)。

Share Button